不但没赚还亏了几千元

2020-01-15 17:11

“5月份平均每周要喝三四场酒。”提到人情消费,芙蓉区扬帆社区张娭毑倒了一肚子苦水。一个月“份子钱”就花了6000多元,严重影响了她的日常生活。

最近,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小荣遇到一件烦心事。前不久单位的分管领导结婚,部门的同事们商量好都送600元。婚礼那天,临时有事没有赴宴的小荣,请同事带了600元礼金过去。没想到她事后听说,同事送的“人情”都比自己重。为此小荣后悔不已,自己送得最少,将来不会被“穿小鞋”吧。

6月初,市民周女士去参加了一场特殊的同学生日宴,“一般都是办整数生日,但我这个同学办的36岁生日宴,还开了七八桌。”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需要“送人情”的事情越来越多,礼金也水涨船高。

“记得早些年,参加婚礼都会买一份礼物,脸盆、暖壶、床单、被罩什么的。但现在多数的人情世故,都改成了礼金的形式,而且礼金数额也是一路飙升,真是有些吃不消。”刚刚毕业的袁慧拿出一个小本,上面记载了工作一年以来送出去的各种礼金。“现在送礼一般的同事至少是400元,关系好的亲戚朋友则600、800、1000不等。”她拍着小本说,“这些可都是‘存折’,到时候我结婚的时候都得要回来的,而且金额肯定比我现在给得多……”

张娭毑的遭遇折射出了许多人的苦衷。85后的小夫妻周理和刘晴原本打算结婚不办酒,来场旅行结婚。但这个想法立刻被双方父母“枪毙”了。原因很简单,如果不办酒,父母们之前支出的人情消费就收不回来。但结果是一场婚宴办下来,不但没赚还亏了几千元。

上海交通大学社会学博士周建国认为,请客与送礼过程中,夹杂着攀比心理、补偿心理、从众心理等,如此复杂而又纠结的心态下,请客的档次越来越高,礼金越来越厚。不少人即便经济拮据,勒紧裤腰带也要送礼。然而,热热闹闹地“消费”后,结果却是人情越来越薄,社会风气越来越坏。

记者采访发现,人情消费的双方都在喊累,超过六成人表示反对,但却身陷其中,不能自拔。送礼方称,大家都这样,谁也不能置身事外。朋友们都送礼了,自己不送,会被看不起。送礼金送多少,还要小心权衡,身累,心更累。受礼方说,现在有大事不能不大办,以前的人情投资不能打了水漂。客人名单要反复斟酌,请客更是不敢有丝毫懈怠,照顾不周会落下骂名。办场宴会能死无数“脑细胞”。

近些年来,因为反腐败力度的加大,慑于法律的威严,滥用权力露骨索贿受贿的公开腐败消减,于是“隐形腐败”由此而生,人情消费就是其中一种。对于领导干部,有些人会抓住婚丧嫁娶、添丁庆寿、升学乔迁等诸多机会,以人情往来为名,行送礼贿赂之实。这种隐形腐败,较之公开腐败,有更大的危害性。

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