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拨打了12319城建热线

2020-02-06 00:25

《上海市城市桥梁桥孔管理规定》第16条则规定:使用桥孔单位禁止擅自搭建建筑物、构筑物,封闭桥孔或者其他妨碍桥梁养护、维修、检测的行为;禁止擅自转让、出租桥孔使用权;禁止擅自改变桥孔使用用途。

根据围墙上“圣友物流仓库分割出租”的招租广告,记者拨通了联系电话。这位自称刘斌的经理表示他并不是仓库所有人,也是从“大老板”手中租赁下来的,一年签一次合同。当记者询问高架桥孔下的仓库有违相关规定、租用会不会有风险时,刘斌说:“大老板和路管处签过合同的,如果没搞好,也不会投这么一大笔钱。”当问到具体是哪里的路管处时,刘斌并没有回应,只是不断地劝说记者,货物放在他那边尽可放心。“从没来人查过,就是查,大老板也会提前打招呼的。”对于租用价格,刘斌称每天每平米1元。

在一处尚未围起的桥孔处,停着12辆大型厢式货车,司机正聚在一起打牌。交谈中,记者了解到,申嘉湖高速公路于2009年建成通车,这些仓库已经有两年左右的时间。一位司机说:“我们脚下的这片桥孔,也要建仓库的,绿化都除掉,地也铺好了。”

与其他大门紧紧关闭的仓库不同,位于放鹤路都会路东侧的桥孔仓库大门敞开,大货车频繁进出,门口设有门卫室,并竖着一块指示牌,上面写着“圣友公司1号库”、“上海精盛公司2号库”等9家公司名称和仓库号。记者走进仓库大院,发现这些仓库以桥墩为隔断,内部以彩钢板围起,每个仓库约有1000多平方米。

根据《上海市城市桥梁桥孔管理规定》,桥孔只限于临时用于设置绿化、设置道班房或者停放车辆。那为何有人堂而皇之在桥洞下建了物流仓库?对于存在两年之久的违规建设,谁该负责?

对于其他桥孔违规建为仓库的行为,城投公路运管中心表示“个别桥下空间被非法侵占”、“已经多次配合执法部门进行检查和整治”、“继续通过定期、不定期加强现场的巡视检查”。

记者在现场观察到,王先生所投诉的高架路段共计长约1.5km,除了河道部分无法做仓库外,其余桥孔全部用水泥墙围起,分割成一个个仓库,确实有几十家之多。仓库墙头还插有玻璃碎碴,有些围墙还开了窗,并粉刷了蓝色或黄色的涂料。

记者拨打了12319城建热线,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在桥孔下建设物流仓库是不允许的。而根据《上海市城市桥梁桥孔管理规定》第5条规定,上海市城乡建设与交通委员会为本市桥孔管理的行政主管部门,上海市路政局具体负责本市桥孔的监督管理。

据《劳动报》报道,城市桥梁桥孔本为公共设施,却被建成物流仓库对外出租,成为牟利工具。读者王先生近日向本报夏令热线13671686848反映,闵行区放鹤路都会路至放鹤路莲花南路段的申嘉湖高架桥桥孔被人用水泥墙围起,建成了物流仓库,且多达几十家。

对于申嘉湖高速桥下桥孔被违规建为物流仓库一事,市路政局方面责成上海城投公路运管中心予以回复。该中心称:“都会路两侧桥孔下确实有对桥孔进行利用的情况,主要是用于公路养护作为道班房以及堆放用于公路施工材料、机具等作为临时堆场。”而据记者现场观察,都会路西侧确实为“申嘉湖高速大桥道班”,而马路对面,为圣友物流等公司的仓库。

“在这边建仓库划算,柱子和顶都有了,围起来就是仓库。”货车司机说。而《上海市城市桥梁桥孔管理规定》第7条则规定:桥孔的使用不得影响桥梁安全和养护维修、检测。那这些以桥顶为盖,桥墩为墙,密不透风的仓库,是否会造成安全隐患?

记者又联系了同样拥有桥孔仓库的上海精盛物流有限公司和上海方兴物流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无一例外也是从“大老板”处承租而来,精盛物流的廖经理表示他有20多个库,每个库1000多平方米,已经租了两年了,没有遭到过查处或举报。而方兴物流的余华荣则称:“高架桥下的确不允许建仓库,但敢租给你,肯定能搞定。”并表示此处已经成了物流仓库集中地,形成了“规模产业”。

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